【败落:一块老砖】完整版,败落:一块老砖全

第1章归途

在北方小镇,曾有个村子名叫七里佛堂。

曾经大家都以为会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以种地为生,或养鸡鸭鹅、或放牧牛羊,然后结婚生子,一代接一代,平凡的度过一生。

小时候天真的以为村子里的梨园会开一辈子的白花儿,以为就读的学校会永远不倒,以为那些大坑和街道永不褪色。可是后来才发现:梨花开着开着就谢了,学校读着读着就倒了,大坑看着看着就填平了,街道走着走着就变硬了……后来我们的田野被征用,甚至连我们住过的房子也变成了棚户改造区。

我们的生命如此短暂,许多街坊邻居处着处着就老了或者不在了,更何况那些脆弱的房子和感情呢?

2016年的冬天和以往一样,过完一个秋天很快就来了。北方的冬天很冷,远在南方城市打工的周小五早已做好了不回家的准备。周小五很多次都想体验一下在外过年的感觉,眼看着他就要实现了,而家里又传出了一个天大的消息。

不知道是谁先传的,说我们的村庄即将要消失了,而且我们的房子很有可能等不到元宵节就要被拆除。我只不过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我的发小周小五,他是个文艺青年,也是我们心目中的超级作家,希望他能听听大家的心声,给我们写一篇真实的报道。

春运期间的火车票特别难订,若不是路途遥远,我们相差了几千公里的距离,我真想开车接他去。周小五在我们的微信群里说自己已经抢到了站票,不过要在火车上站立12个小时之久,对他来说,这次经历肯定又是一件终生难忘的事!

为了表达对周小五的敬意,我和达川半夜出发,一起开车到市区的火车站迎接周小五的到来。我们提前一小时到达了火车站。达川缩在车子里不愿下来,我便自己下车逛了一会儿。

深夜的冬天异常寒冷,而周围的小店却灯火通明。即使这样的天气,依旧有人拖着行李箱赶往火车站,依旧有人在卖吃的,依旧有人举着牌子喊着某个目的地的名字……

我到一家奶茶店的窗口要了两杯热饮,而服务生却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,好像是我的闯入打扰了她的美梦,睡意朦胧中的她做起事情来蹑手蹑脚。我想我真不该来这种小店买东西。

等我回到车子里时,达川竟然睡着了。我犹豫着该不该叫醒他,思来想去,趁热饮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,还是让他多睡会儿吧,毕竟回去的路程由他开车。

现在的生活简直可以用“一机在手、天下我有”来形容,什么拍照、听歌、网购、打游戏、谈工作、点外卖……通通都可以用一部智能手机来解决。夜深人静时,我用手机里的阅读软件看了一部名为《活人公墓》的悬疑小说,没一会儿微信群里传来了消息。

“火车让行,晚点半小时!”这是周小五发来的消息。

“放心吧,晚点多久我们都等你,火车快进站了再通知我们。”回完信息,我接着看小说了。

不知不觉,我在车里睡着了,当我醒来的时候黎明的曙光已经冉冉升起。隔着车窗望去,竟发觉外面的景物正在缓缓地移动着,耳旁仿佛听见了达川和周小五的谈笑声。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,我又重新揉了揉眼睛。

“这是哪儿?”这句话毫无征兆的脱口而出。

“月明,你终于醒了,我们已经上高速了,真是好久不见,要不要抽根烟醒醒神。”不出所料,周小五果真坐在了副驾驶座上,随后丢过来一包南京。

“你们怎么都不喊醒我呢,五哥,都快一年没见了,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呀,还是那么的清瘦,怎么没带个嫂子一起回来呀,你冷吗?”也许是刚睡醒的缘故,即使穿着羽绒服也觉得很冷,却见周小五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。

“一下火车我就感受到了寒风刺骨的感觉,想不到老家的天气竟然和深圳相差将近20℃,幸亏车里有空调,不然就要冻成冰棍了,月明,你还是忍一会儿吧,不要在车里抽烟了,我被冻感冒了,回家请你抽个够。”正当我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准备点火时,周小五的话把我吸烟的兴致扫光了。我也只是偶尔抽一支,并无烟瘾。

“看来你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,五哥,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,这次出门有没有谈个女朋友?”对于这个话题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瞩目的焦点。我知道他所有的恋爱史,包括这次出门,我想他不仅仅是为了看看这个世界的样子,更多的是在逃避现实。

“五哥,我们哥几个就剩你落单了,你不着急我们替你着急了。”开车的达川也加入了我们的话题讨论。

“放心吧,你们的嫂子正在路上呢,说不准哪一天偶遇了就来个闪婚。”周小五之所以单身这么久,我想他心里肯定还是放不下一个女人。

“五哥,在外面漂了那么久,有没有想哥几个呀?”我怕他再联想到那个女人,便随即岔开了话题。

“当然想哥几个了,不但想你们了,我还想喝老家的羊汤、豆腐脑,吃老家的鸡蛋荷包、奶油油条、还有啤酒鸭……”一说到吃的,周小五一下子说出了一大串我们县城里的特色美食。

“正好回到家以后该吃早餐了,不如我们先去喝碗羊汤吧,好为五哥接风洗尘。”达川的建议提得恰到好处。

“好啊好啊,我请客,我们待会儿就去喝羊汤,三碗不过岗!”周小五幽默地说道。

“别说三碗,就算十碗也要管你喝个够,还有你想吃的其他美食,这几天兄弟们天天陪着你。”我们边说边聊,很快就到了收费站。

“老家,我回来了!”车子下了高速,我们打开了天窗,周小五挺直腰板吼了一嗓子,紧接着又缩了回来,后面的话差点没把我们两个笑傻,“真他娘的冷!”。

在归来的途中,踏上火车,历经1700多公里的飞驰,熬过漫长的等待,很多时间似乎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蒸发掉了。从南市到北市,在风中、在雨中、在熙攘的人群中,仿佛生命在流淌,仿佛时间在流动。不管是归来还是离去,世上总是在发生着种种变故。

这是周小五回到老家之后发的第一个朋友圈。有时候我在想,我和其他发小虽然离他这么近,但是有些东西我们永远无法触及、无法接近,比如他的文艺、他的白日梦。

 文学

第2章喝醉

悠悠岁月,昏昏世界。今夜我们将为周小五接风洗尘。

夜幕降临,我在老爸的酒柜里找了一瓶高档白酒。走出暖气的房子,外面的世界就像一个超大的冰窟窿,天气阴沉、无星无月。

村东有一家名为巴中石锅鱼啤酒鸭的火锅店,是我们几个经常聚餐的地点。又因为老板和我们的一位发小沾亲带故,所以每次去吃火锅都会多赠我们一些小菜。

当我走在路上时,一瓣瓣晶莹剔透的雪花从天而降,像一个个穿越而来的白衣仙子一样,飘落在我们的县城、我们的村庄,给这个冬天增添了一抹浓厚的色彩。

几个发小也是陆陆续续到达了巴中,大家先是对周小五一阵嘘寒问暖,紧接着又各自玩起了手机。达川这家伙倒是不停地在拍照,不一会儿就把我们的聚餐照发到了朋友圈。

老板先给我们送了盘花生米,紧接着又送来一盘火山下雪,也许大家会觉得陌生,通俗一点讲就叫西红柿蘸白糖,其实现在我们已经很少能吃上这道菜了。我刚夹了一筷子,盘子便见底了。

“你们几个怎么这么没出息,我还没来得及拍照留念呢,你们就给吃光了,哪怕给我留一块也行呀,太不够意思了。”这个时候路达川还顾着拍照呢,真是什么都想往朋友圈里晒一晒。

“达川,你也太敬业了吧,干嘛不买台好点的相机学摄影呢,搞不好还能走走红地毯拿个大奖呢。”我们伟大的人民教师路小易此话一出,惹得众人哈哈大笑。

“达川,你今天可要多喝点,看看你们家这么多年做什么生意都红不过两年,以前咱们村里办酒席都租你们家的桌椅板凳,可是现在除了丧礼租几张桌子,剩下的谁还租呢。”身为国家公务员的张伟大算是说到了点子上,好像就是从他结婚开始,所有的酒席都在酒店搞定。

张伟大应该是我们这几个小伙伴之中最富裕的一个了,小时候他家里开小卖部为生,后来又去城里开了大超市,并且好几年前便在城里安了家。张伟大是第一个住上高楼的人,而我勉强算是第一个买了车的人。

“还是怀念老百辈子的乡俗,那时候走亲戚都是吃大席,红事上的香烟都是抢的,而且还有甜罐头、葡萄酒,白事都是流水席,流水席上吃的大锅酥肉是最好吃的,大酒店里的大厨都做不出那种味道,甚是怀念呀!”周小五这么一说,搞得我们都想回那些岁月里去了。

很快,我们的火锅上来了,满满的一锅啤酒鸭,肉香的味道扑面而来。煤气灶开起来,小酒倒满杯子,石锅里的鸭汤咕咚咕咚沸腾着,整间屋子也跟着热腾起来。

“来,大家先走一个吧,我们为五哥接风洗尘。”我带头端起了酒杯。

“来来来,今晚我们不醉不归,外面这场雪下得可真是时候,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坐在这里喝酒聊天,就让我们好好珍惜此刻的大好时光吧!”路小易这么一说,忽然间令人有些伤感。

“对了,是谁说我们村要拆迁的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拆村呀,我们既不是城中村,又算不上贫困村,拆了多可惜呀,拆了老百姓住哪儿?”周小五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有一次和领导参加一个酒会,领导喝高了便拍着我的肩膀说我要发财了,然后便向我透漏了拆村的消息,不过上头也就是那么一说,具体文件还要等年后才会落实。”张伟大虽然只是初入官场,但他很受领导赏识,也许跟他的酒量有关吧。

“我可不想拆村,拆了村我们家仓库的桌椅板凳该往哪里放呀,我们家的羊该往哪里栓,我们家的狗儿该卧在谁家的大门道底下看家!”路达川激动的拍起了桌子。

“对,我们坚决不拆,祖祖辈辈们保留下来的宅子都没了还能算是家吗,我们的房子既能遮风挡雨又能宴请宾客,我们的院子既能种树栽花又能养狗存车,为何要把我们安稳的小日子给打乱呢!”路小易刚结婚不到俩月,之前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彩礼和装修上,所以他对他那个新家十分留恋。

“大家都想开一点吧,时代在发展、社会在进步,我们总要向前看。有些趋势不是我们能左右的,我们只能在夹缝中多争取一些自己的利益。等着吧,县里房价很快就会涨起来的,如果你们谁想到城里买房,需要钱的话尽管开口。”张伟大很久之前就搬进了城里的高楼,也许现在再让他住一次农村,他也会不习惯。

“说实话,现在的年轻小姑娘都喜欢住楼房,有了楼,再有了车,就好找媳妇了,川哥,我看你以后也没必要那么辛苦了,等你成了拆二代,要多少小姑娘就有多少小姑娘倒贴你。”川哥比我大两岁,可他从来都没谈过对什么样的女生感兴趣,到现在我都不确定他有没有女朋友。

我们正聊得起劲,另一位远在海港实习的发小打来了电话,他说看到了群里发的照片,现在很想回来,可他又身不由己。后来我们便给他直播了三分钟吃火锅的视频,每人同他说了几句祝福的话,也有一些调侃的话。

喝光了带来的白酒,我们又开始喝起了啤酒。我们都知道周小五最喜欢喝的是啤酒,最喜欢的牌子便是勇闯天涯。可是他白酒一沾就醉,啤酒还没开喝就倒在了桌子上。

从划拳到玩火柴、再到扑克牌,我们一直喝到深夜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,只感觉自己的肚子闹腾的厉害,犹如翻江倒海般难受,浑身热乎乎。我们在街上摇摇晃晃的走着,不知道是谁一下子失去了重心,身体一倾斜竟然歪了一片。

躺在地上,天旋地转,只觉得天上有许许多多白色的小花一片片落下来,落在我的额头、落在我的眉梢、落在我的嘴边……

document.write(">>>>继续阅读全文<<<<")

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