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才圣手叶天龙》——(全文在线完整版)

《天才圣手》叶天龙为小说的男主角,本小说为都市、异能类型的男频小说,本小说由 浩浩文学 为你提供欣赏。本书简介:这是一个兵王的故事,这是一个高手的故事,这更是一个天才和美人的故事,扮扮猪,吃吃虎,唱唱歌,泡泡妞,弹弹琴,杀杀敌人,这便是叶天龙的的人生理想。

作品相关第七章 一地狼藉

第七章一地狼藉

林晨雪用十五分钟洗了一个澡,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然后就带着叶天龙下楼。

一路上,她保持着高傲冷漠的态势,想要以此来构建自己的防线,还有掩饰自己被按摩时的失态。

叶天龙的销魂手,不仅让她出了一身汗,还让内衣内裤都湿了,林晨雪对这失态多少感觉到尴尬。

不过她心里还是对叶天龙有一份惊喜,因为他的按摩,让她全身疲惫尽去,比喝十倍咖啡都有效。

这奇葩,还是有点过人之处的。

在林晨雪脑海转动着念头时,叶天龙正落后半拍打量着林晨雪的曼妙身姿。

“一摸忘疲惫,再摸忘烦忧,三摸忘情仇……”

他盯着林晨雪暗哼着曲子,只是按字恢复了真正的本性,摸。

她的胸部很大,叶天龙已经见识过了,没想到她的臀部也很大很圆,加上纤细的腰肢、修长的大腿,身材可谓完美。

一个女人能在这四方面出色,即便她的样貌普通一些,她也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。

更何况,林晨雪还长得一点儿也不难看。

叶天龙无声地吹着口哨:这女人长得真是不错啊,看来这次自己回来还真是对的。

“慢吞吞的走在后面干什么?”

林晨雪很是头疼跟叶天龙对话,可他不说话,她心里又有点慌,总觉得这家伙居心叵测。

叶天龙不好意思地收回侵犯目光,随便挤出一个理由搪塞笑道:“领导先走,领导先走。”

“奇葩。”

林晨雪哼了一声,从手袋拿出车钥匙,按了一下,远处,一辆车子响了起来。

晃悠悠跟在后面的叶天龙眼睛亮起,走快两步跟林晨雪并排前行,笑容变得灿烂起来:

“保时捷911TCabriolet,价格三百万左右,对市井小民来说是天价,对林总来说却不配。”

“华药集团这么大,你这分公司经理,一年薪水加分红也千万,怎么也要布加迪威龙啊?”

林晨雪止不住一愣,抬头望向前方,虽然自己的车只距离十几米,但因为被一辆奔驰房车挡住了,加上有一根停车场的柱子遮挡,从这个位置望过去,视野并不会太清晰,根本看不到车子全貌和标记。

这家伙,难道是千里眼,一眼看到自己的车?

至于叶天龙提前做功课,那也是不可能的,这车是今天刚开来的,公司没一个人知道。

她侧头看了一眼叶天龙:“你怎么知道我车的型号?”

叶天龙悠悠开口:“说出答案,有没有奖励?”

林晨雪俏脸一冷:“不说就算了,装神弄鬼。”

很快,她带着叶天龙来到车子旁,打开车门坐入驾驶座,刚想叫叶天龙坐后面,却见他一溜烟跑到对面,打开副驾驶落座,还动作利索系好安全带,然后啧啧不已:“新车就是新车,坐上去就舒服。”

“怪不得人们都喜欢第一次……”

林晨雪直接鄙视: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

叶天龙玩世不恭的笑道:“狗嘴里能吐出象牙,我早养狗去了,还来打工?”

“你就是一个混蛋。”

林晨雪不忘记叮嘱一句:“记住了,办公室的事,不要跟外人说起。”

“哪一件事?”

叶天龙好奇问道:“是你晕倒的事,还是你湿了的事?”

“全部,统统,给我烂在心里。”

林晨雪很想把他踹出车子,但想到要用他对付无赖,只能按捺住怒火,一踩油门,车子嗖一声飙出。

叶天龙嘿嘿一笑:“哪要看林总的表现了。”

林晨雪没有再说话,只是把油门踩的更尽,车子呼啸。

开出差不多五公里后,她侧头扫过趴在车窗上看外面美女的叶天龙,摇摇头,真是一个混蛋。

也不知自己哪里犯忌,沾染上这个克星。

不过想到用奇葩斗无赖,她的嘴角又微微上扬。

林晨雪开车很快,十五分钟不到,就出现在一栋奢华大厦前面,锁好了保时捷,林晨雪就带着叶天龙径直上了顶楼,六十八楼的星期五旋转餐厅,明江风景最好、最奢华的西餐厅,常年都是人满为患。

叶天龙一看就高兴起来,连呼林晨雪这顿饭请的真有诚意。

只是还没等林晨雪说什么,他又喊着去一踏洗手间,林晨雪叹息一声,没有说什么,随后就走入灯光幽暗的餐厅,餐厅今晚好像被人包下来,只见两侧站立十名服饰笔挺的侍者,但不见其余客人出入。

见到林晨雪出现,侍者恭敬喊道:“林小姐,晚上好。”

在林晨雪点头回应的时候,一个经理迎接了出来,彬彬有礼:“林小姐,许少已在里面等待,请。”

林晨雪点点头,一边走入,一边叮嘱侍者:

“我有个同事叫叶天龙,他去洗手间了,待会来了让他直接进去找我。”

两边侍者齐声回应:“是。”

林晨雪很快被大堂经理领到大厅中间,餐厅平时可以摆放二十八张桌子的地方,今晚只摆放着一张圆桌,圆桌上面摆着精致的餐具,旁边还摆放着一大堆玫瑰和蜡烛,后面更是有一个乐队以及钢琴师。

而花海和蜡烛中间,还站着一个帅气的青年,一身白色阿玛尼。

气氛很是浪漫,特别是流淌的音乐,能让不少女人心柔。

“晨雪,你来了。”

在林晨雪冷冷看着眼前的浪漫场景时,帅气青年满脸笑容的上前一步,鼻子高挺,眼睛明亮,身高一米八的他,有点翻版道明寺的感觉,他打了一个响指,一束红色玫瑰递到他的手里,随后扬起笑容:

“今晚,我把整个餐厅包了下来,目的就是想要跟你好好吃一顿饭。”

“同时,让你可以安静地听我解释,听我表白。”

“这是你最喜欢的爱琴海玫瑰,我让人空运过来的,希望你能够喜欢。”

他手指又轻轻一挥,接着,就见到两条长幅从吊顶处落下:

“晨雪,我爱你!”

“一生一世,至死不渝!”

随后,餐厅两侧又走出二十多名男女,全是许东来跟林晨雪的朋友,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衬衫和裤子。

男子背后的服饰写着许东来,女子背后的服饰写着林晨雪,中间一人画着一个爱心。

他们刚刚亮相,又有四人推着四车爱心玫瑰出来,许东来手里也捧上大束玫瑰。

“晨雪,我爱你!”

许东来走前一步,半跪在地向林晨雪开口:“我是被那个女人勾引的,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,我真的不喜欢她,玩玩而已,我已经跟她分开,永远不会跟她再有来往,请你原谅一次我好不好?”

“我心中爱的始终是你。”

“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今晚,我直接向你求爱。”

“晨雪,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?愿意让所有人为我们祝福吗?”

没等神情难堪的林晨雪回答,穿着几个靓丽女子冒了出来,双手抱胸喊叫起来:

“晨雪,东来好有诚意!接受他!接受他!”

其他人也都跟着喊叫:“接受他!接受他!”

侍应生和大堂经理也都拍手:“接受他!接受他!”

在花香弥漫中,许东来显得很真挚,深情款款,身上的阿玛尼更是闪烁光泽。

林晨雪看着这一幕,俏脸渐渐变得惨白,望着许东来含情脉脉的眼神,还有数十人的汹涌助威,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处理,接受这个混蛋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,直接拒绝、、又似乎显得有些残酷了。

她不喜欢许东来,甚至有点厌恶,可也不想彻底撕破脸皮,明江圈子就这么大,抬头不见低头见。

许东来她们显然早就盘算好了,见到林晨雪犹豫就再度喊叫起来,接受他的声音一波一波响彻全场。

“接受他,接受他。”

他们心里清楚林晨雪的善良,肯定不敢当众拒绝许东来的求爱,竟然不忍拒绝,那就可能接受。

只要压力到位,林晨雪一定会点头。

高价聘请的乐队更是打了鸡血一样,演奏着激动人心的《蓝色生死恋》。

许东来还掏出一个Zippo打火机:“晨雪,这是我送给你的爱恋之火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啪的一声打着打火机,点在身边一根白色蜡烛。

“嗤!”

这些蜡烛相连,点燃一根,就会引发其余蜡烛燃烧。

这一点,四周蜡烛顿时嗤嗤的亮了起来,很快形成一个心形,很是浪漫。

七八名靓丽女人兴奋失声:“哇,好浪漫哦。”

“啊!火烛啊!”

蜡烛刚刚亮起,照耀四周,就见一个人旋风一样撞入,拿着一瓢水扑的一声泼了过来:

“火烛啊!快灭火啊。”

“嗤!”

一声脆响,十几根蜡烛被水浇灭。

接着,来人又端起一个灭火器,一按,嗤,一团干冰喷出,把剩余蜡烛熄灭。

大爷。

在林晨雪微微张大嘴巴的时候,叶天龙正用脚踩着几粒火星,啪啪啪!把蜡烛和鲜花踩的一塌糊涂。

许东来也被水泼的湿了半身,满脸震惊,手中玫瑰惨不忍睹。

“呼!”

防水的Zippo打火机,虚弱的摇曳着火苗。

“嗤!”

一团干冰喷了过去,灭了这最后的火焰。

一地狼藉。

作品相关第八章 欢迎报仇

第八章欢迎报仇

“公共场所,玩什么火?”

不等其余人出声,叶天龙提着灭火器,劈头盖脸把许东来骂了一顿:

“这么大人了,难道不知道,不能随便玩火吗?”

“这么多人在餐厅,很容易烧伤他们,烧不了他们,也会烧伤花花草草。”

“今晚不是我灭火及时,餐厅都会烧成渣,你负得起责任吗?”

“防火安全,人人有责,下次再玩火,我就报警了。”

叶天龙还不忘记提醒许东来:“还有,今晚我救了你,是不是要报点恩?包个红包之类的、、”

“没现金……”

他盯着许东来手腕上的劳力士:“手表也行。”

林晨雪差点哑然失笑,第一次发现,奇葩好可爱,虽然这会得罪许东来,但她此时管不了那么多。

尼玛!

许东来心里头则十万头草泥马奔腾,一股鲜血差点就喷了出来。

两条浪漫长幅,乐队琴师助威,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映衬,再加二十多名猪朋狗友捧场,还有排山倒海的喊叫,怎么看今晚都是一场浪漫求爱行动,点燃了每一个人炽热和兴奋,完全可以入选求爱教材。

只是这么多人的兴奋高潮,被叶天龙一个人活活阉割了!

全场忽然变得沉寂,吐血的死寂。

不仅是许东来这个当事人心力交瘁,其余嘉宾以及经理都死过一次一样。

世间最残酷的事,莫过于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,他们以前不懂,现在,完全懂了。

林晨雪却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。

“咦,不说话?”

叶天龙盯着许东来喊道:“莫非玩火吓傻了?”

啪!他上前戳了许东来的脸一下,全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。

感觉到痛的许东来反应了过来,吼出一句:“你他妈的是什么人?”

“呀!还会叫啊。”

叶天龙像是被吓倒了,身子一抖,退出几步,同时,灭火器丢了出去,砸在许东来的脚。

许东来哎哟一声,本能地跳了下来。

叶天龙高兴的喊出一声:“还会跳啊?”

林晨雪强忍笑意,心里压抑一扫而空,同时感激叶天龙帮了大忙,比五百万的签单还痛快。

两名同伴上前,一把扶住许东来,许东来又吼出一声:“经理,这混蛋是谁放进来的?”

大堂经理从后面走上来,硬着头皮开口:“他是林总的朋友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许东来看着叶天龙吼道:“晨雪怎会有这种朋友?你他妈的当我脑子进水?”

叶天龙笑嘻嘻的回道:“你脑子确实进水,我正儿八经的林总助理,第一助理,贴身助理。”

林晨雪冷冷插入一句:“他确实是我新聘的助理。”

听到这话,许东来一怔:“晨雪,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?怎么请这种人做助理?”

“要形象没形象,要能力没能力,你就是聘请一头猪,都比聘请他好十倍。”

叶天龙好奇开口:“你比我好十倍?”

这直接说许东来是猪了,许东来怒不可斥:“你——”

“你什么你?”

叶天龙站在林晨雪身边,毫不客气打断林东来的话:“看你样子跟林总认识啊,穿的体面,但素质低了一点,我为什么不能是林总的朋友吗?我善良,正直,好色,不,博爱,出得厅堂,入得厨房。”

“你这头猪能好我十倍?”

“我告诉你,我是林总的唯一贴身助理。”

说到这里,他还一把搂住林晨雪的小蛮腰:“我下午还喂林总吃萝卜呢。”

听到此话,不仅许东来他们一脸呆愣,林晨雪也差点气死,一把捏开他的手:“谁吃你萝卜?”

话一出口,她顿感不对劲。

叶天龙适时收回手,一拍脑袋:“对,今天没吃萝卜,咱们是喝阿拉山口,那堪比春药的咖啡、、”

林晨雪神情一冷:“闭嘴!”

许东来身躯一震,脸上恼怒:“晨雪,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——”

林晨雪忍住对叶天龙的愤怒,抬头冷冷看着许东来哼道:“什么人与你无关,许东来,今晚我来了,也跟你见了面,我现在要跟你说三点,第一,咱们从来就没确立恋爱关系,是你一厢情愿追求我。”

她现在不想留情面了,免得越搞越糟:

“第二,你跟什么女人来往是你的事,跟我林晨雪没半点关系。”

“第三,记住了,以后不得再纠缠我,你如果再打扰我的生活,我就报警告你骚扰。”

“你是有头有脸的人,不要给自己给许家抹黑。”

她强势抛出一句后,就向叶天龙微微偏头:“走。”

许东来吼出一声:“不,我不会放弃你的,晨雪,我爱你。”

“林总,不是吃饭吗?”

叶天龙眼勾勾地看着餐车:“饭还没吃呢,这餐厅牛扒看起来不错啊。”

“服务员妹妹也很可人。”

林晨雪径直向门口走去:“要吃你自己留下来吃。”

叶天龙叹息一声,只好摸摸肚子跟上去:“我可怜的肚子啊。”

见到林晨雪走了,许东来嘴角牵动了一下,很是恼怒,随后又想起什么,吼出一声:

“小子,别走!”

浪漫场景被毁,阿玛尼被喷,今晚可谓损失惨重,而罪魁祸首就是叶天龙。

许东来跳着脚吼道:“百里花,把他给我拦下。”

“嗖!”

一名漂亮保镖从暗影中闪现出来,俏脸含霜就要去抓叶天龙,叶天龙想喊叫林晨雪救命,却见她已经走出了大门,知道她对许东来发自内心厌恶,所以有多快走多快,他只能郁闷这助理还真是不好当。

这时,漂亮保镖已踩着皮鞋逼了过来,双峰一鼓一鼓的,拳头握得咔咔作响。

一看这架势,就是什么霸王花的等级。

这个女保镖差不多一米七五的样子,五官很标致,鼻梁挺秀,薄薄的嘴唇,再加上一双冷冽的眼睛,很是耐看!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鼓鼓囊囊的高耸,因为发育的过于成熟饱满,每走一步就颤颤巍巍的。

波涛汹涌!

百里花,许东来通过父亲关系高薪聘请的保镖。

叶天龙啧啧不已:“美人计?太好了,我最喜欢将计就计。”

许东来擦着昂贵的阿玛尼,吼叫不已:“百里花,揍他!”

“呀!”

话音刚刚落下,漂亮保镖就双脚一挪,踩在狼藉的餐桌上,借着这股力量,身躯像是风筝般的飘去。

拉近距离。

漂亮保镖还示警性的厉喝,身着黑色丝袜的双腿迅速弹出,狭窄的空间中尽是她的腿影。

叶天龙笑容始终灿烂,连脚步都不曾移动,只是微微仰了仰身子。

等百里花的脚裹着香风扫达自己胸口时,叶天龙才左手一探,一把捏住了百里花的脚踝。

接着轻轻那么往上一托!

“砰。”

百里花的左脚就搭在了叶天龙的右肩上,浑圆修长的大腿瞬间呈现在众人面前,诱惑至极。

没给对手脱身的机会,叶天龙的右脚往前跨了一大步,他的身体一下子就贴到了百里花的身前!

亲密无间,姿势暧昧。

冷冽的百里花俏脸瞬间一变,因为这动作实在是太火辣,太香艳,太让人浮想联翩了!

百里花的左脚搭在了叶天龙的右肩上,又被叶天龙往前贴了这一大步,她两腿立即呈笔直的一字型。

她完全是紧贴在了叶天龙的身上,腰对腰,腿对腿,小腹对小腹。

如非百里花穿着丝袜、叶天龙穿着短裤,只怕要被人误认两人在缠绵。

这一刻,不少牲口都流露嫉妒目光,为什么自己不是叶天龙?为什么啊?

特种兵火凤凰出身、身手样貌双全的百里花,虽然身经百战,也见过不少男人,还撂倒不少悍匪,可被叶天龙这样一贴,只觉一种特有的,浓郁的,霸道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,让她心神猛地一阵激荡。

“砰!”

在百里花娇喝一声要挣扎时,叶天龙身子一弓一挺,一股蛮力撞击,百里花娇哼一声,摔飞了出去,又羞又怒。

看着半跪在地的百里花,叶天龙悠悠开口:“你如果现在站起来,后果一定会很严重。”

正要挣扎起来的百里花身躯一震,停滞动作跪在地上不动,叶天龙的话,让她感觉到严重。

叶天龙补充一句:“因为你的丝袜破了。”

无数目光望了过去,有着炽热和期盼。

百里花一摸,俏脸更加羞怒,大腿中间多了一道口子。

百里花身子有些僵直,而且裤子和丝袜是什么时候破的?

她脑子有些空白。

擦着衣服的许东来,抬头,见到两名保镖倒地,一愣,不知怎么回事,随后反应过来吼道:

“废物!一起上!”

十几个狐朋狗友嗷嗷直叫,卷起袖子要教训叶天龙。

“嗖!”

叶天龙脚尖一挑,一把抓起灭火器。

身子一旋,一喷,一大团干冰喷出,前面三人顿时满脸粉末,双手乱转着后退,

“扑!”

叶天龙又是一转,剩余的干冰全部射出,硬生生逼退围过来的对手。

众人狼狈退后,叶天龙甩出灭火器,砸翻一人后趁机冲出。

他速度极快,转眼就从大厅消失,让人感觉见鬼一样。

跑得好快啊。

一群人,面面相觑,无比震惊。

许东来咬牙切齿地吼道:“小子,你等着,我一定会报这个仇的。”

“嗖!”

话音还没落下,叶天龙又诡异的出现在门口,用扫把卡住餐厅的两扇玻璃门,随后拿起门口的水笔。

在玻璃门上龙飞凤舞写了一个地址:百石洲榕树广场八号。

众人一愣,不知叶天龙这搞的是哪一出,爬起来的保镖也茫然,一时没作出反应。

许东来喝出一声:“干吗?”

“你不是要收拾我吗?给你留个详细地址。”

叶天龙弹飞水笔,一副叼炸天的态势:“这样报仇方便一点。”

尼玛!

许东来一个踉跄,差点就气得摔倒。

“对了,还要不要留电话号码?”

许东来彻底吐血。

document.write(">>>>继续阅读全文<<<<")

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